三晨

羡澄是我最喜欢的cp!我爱它一辈子!
(真的不是因为羡澄好写吗x)

【岁岁余澄】(羡澄)折梅逢驿使(END)

江澄收到远在江南的魏无羡寄来的物什时,不是不惊讶的。

魏无羡与他一同长大,自十几年前魏家夫妇出门游山玩水将魏无羡随手托付给其父魏长泽多年相交的好友,江澄之父江枫眠后,他二人便一直形影不离,结下了深厚的发小情谊。

说起这个早早出去游荡的发小,千言万语涌上心头,最后也不知该怎么形容才好。似乎从蹒跚学步直到风华正茂,这个人都一直占着他半壁人生,就这么简简单单一起走了十几年,从没想过会与之分开。

直到两三年前魏无羡突然提出要外出游历几年,江澄才惊觉“一直在一起”这种事从来不是理所当然。那时他隐隐察觉了什么,却因为那点未知的恐惧强行压下内心深处隐隐萌芽的情感。

魏无羡这一去便是两年多,间或寄回些书信或是新鲜玩意儿。吃食倒并非没寄过,只是待驿使快马加鞭送达时,那些吃食或是已经粉碎或是生了虫,早不能吃了。

这次他寄回的也是个稀奇物——竟是一枝红梅。

令江澄面露讶色的便是这红梅分明不过随手折下,却在经过这漫漫长途后依然妍秀雅丽,似乎连有些昏暗的正堂都为之一亮。

压下有些上翘的嘴角,江澄轻咳一声,“亏他想得出。”眼中却不可避免透出些笑意。

魏无羡这几年来在外头想必过得极快活,就连年夜都是在他三催四请之下才勉强留上几日,一旦他没看住便立刻跑出去继续疯玩。

江澄想着也不知这所谓江湖到底哪里有趣,心里却不是不羡慕的。他生在名门世家,自出生起便背负了整个江家的兴衰,有些任性之事,魏无羡能做,他却不能。

纵然再羡慕潇洒自在的魏无羡,该做的事仍是要做,该担的责任仍不能放。于是他只得抓住年夜那几日的时间与魏无羡多聊些外面的事情,叫这人做自己外面的眼睛。

江枫眠近几年也已有了早早隐退将江家交给江澄的意愿,想必用不了几年江澄便要接过这偌大的江家。彼时恐怕他与魏无羡便再也没什么长谈之机,一人身在江湖,一人身在世家,终将渐行渐远。每每想到此处江澄便不由得有些心悸,只是他也心知肚明他已足够幸运。

他已拥有了十几年的陪伴。


江澄一进门便见江厌离面带羞涩,手中还拿着一封拆开的信,见那精致的信纸便知道是谁所寄。

又是金子轩这厮!

江澄一阵咬牙切齿,这小子当年与自己姐姐有婚约时毫不珍惜,心心念念退婚,姐姐眼瞧着就要对他死心时却又一改先前态度死缠烂打,若说拦着吧,偏偏姐姐又对他痴心一片,不好硬加阻拦叫姐姐难过,只能暗地里气得吐血。

魏无羡没出门去时没少与自己一起骂这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家伙,如今他出去快活了,整个江家上下只有他一个人对金子轩有深深的成见,每日孤军奋战十分难受。

“阿澄,你来啦。”江厌离回过神来才惊觉江澄的到来,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才说起正题,“阿羡又寄东西回来了?”

“是。”江澄将怀里那只绚烂的梅递给江厌离,“魏婴这家伙怕是为了省钱便随手折了一枝红梅充数。”

“那可不一定。”江厌离笑道,“这梅花一路颠簸还能开得如此之好,想必定然生命力旺盛,阿羡还是有心的。”

“姐,便是再有活力的花枝也不可能旺盛成这样吧。”江澄有些无奈,阿姐什么都好,就是对亲近的人毫无原则地偏袒。如若只是放在自己身上还好,一想到魏无羡与金子轩都有与他同等的待遇,他便忍不住冒酸水。

“好啦,阿澄你分明也很想念阿羡,又何必装出一副埋汰他的样子。”江厌离掩口轻笑。

“我没——”江澄下意识要反驳,却在接触到姐姐带了些戏谑的眼神时卡了壳。

纵然反驳,姐姐终是能看透他的。

他真的,很想念魏婴。


江家姐弟聊了些趣事,江厌离才提起今日的主要目的。

她将手中雪白的信纸递给江澄,双颊微微泛红道:“……阿澄,子轩说要与我成亲。”

江澄:!!!

金子轩分走了姐姐的注意力也就罢了,居然还想这么早就抢走姐姐!

江澄的注意力顿时转移到对金子轩的仇恨上,开始试图不着痕迹地劝住江厌离:“姐,我觉得现在结亲还是太早了。”

江厌离抬起头,眼中却含了坚定之色。“阿澄,我想嫁给子轩。我想光明正大地站在他身边与他一起。我希望我和他永远不会分开。”

江澄沉默了片刻,终是点头,“和爹娘商量之后就开始操办吧。至于魏无羡……我叫他回来。”


回到自己的房间,江澄还是有些默然。一方面是因为阿姐即将成亲,另一方面则是想到了魏无羡。

虽然性质不同,但他也曾想过与魏无羡一直在一起。只是如今,就连能够联系上对方,都要依靠运气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

蘸好墨的笔迟迟未落,或许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写。更是不知道能不能让他收到。

刚刚提笔写了个“魏”字,耳边却响起熟悉的声音:“师妹,我回来啦!”

手一抖,刚刚落下半笔的“无”字便走形得彻底,只是这次江澄连以往的怒吼都忘记了,只怔怔看着突然出现在他眼前的人。

是他早已经熟悉到骨子里的那个人。

“……你还知道回来。”江澄最终只是轻轻别过头去,冷声道,一如曾经那般。

“因为想你了啊。”魏无羡却收起了一直以来的嬉皮笑脸,正色道,“因为想你,所以快马加鞭回来见你。”

“……收起这种鬼话。既然你出现如此之快,想必这梅枝,”江澄顿了一下,眉目间浮起丝缕嘲讽,“也是你自己带来的罢。我便说,何方驿使如此快速。”

“江澄,你这人,便总要将旁人真心当作虚情假意。”魏无羡未接他话茬,也算是默认,只是道,“我一片真心,你就当真无知无觉?”

“你……”江澄放在腿上的手渐渐攥紧了下袍,面上神色却依旧带着些微的讽意与尖锐,“我有何事不知,你倒是说清楚。”

“你这是要装傻到底不成?”魏无羡怒极反笑,“江澄,我数年前离去理由,我不信你当真不知。一味逃避好玩吗?”

江澄却是沉默不语,他内心深处隐隐也是明了的,只是恐慌终究让他装作一无所知,将那渐渐明朗的猜测收回心中。

魏无羡见他这模样,却冷静了下来,声音趋于柔和,“既如此,我便将我这颗心剖给你看。”

“什么……唔!”话未出口便被堵回口中,江澄愣愣地看着面前放大的脸,感受着唇上不属于自己的温度,口中空气逐渐被夺/走,面上也逐渐因为缺氧而泛红。

这个漫长的吻结束时,两人都有些眩晕,其中江澄更甚。被自己离家许久的发小强/吻,这话说出去定会被人嘲笑情节老套,只是此时这不是话本中的内容,而是切切实实发生的。

“魏无羡!你……”江澄怒上心头,谩骂之语却全堵在喉咙无法吐出。

“江澄。”魏无羡平静看他,“你可明白了?”

“你……”江澄下意识摸了下自己泛红的嘴唇,张口想说些什么,却被加速的心跳震得无法言语。

他早已明白了许多事情,包括魏无羡对他的,亦包括他对面前这人的。

他也是一样的。

认命地闭了闭眼,江澄开口:“若我拒绝,你是否便不会再回来。”

“逢年过节难免叨扰。”魏无羡垂眸道,“只是不会再接近你。”

江澄被他气笑,道:“你可真是会威胁人。好了,你赢了。”

魏无羡不敢置信地抬起头,眼中光芒几乎将他闪瞎,以至于没有躲开扑过来的魏无羡。

不可避免地露出一丝笑意,江澄道:“你说清楚些,我便正式回答你。”

魏无羡这才收敛了狂喜,正色道:“江澄,我心悦你。从此我愿与你相伴,永不分开。”说到一半,魏无羡瞥见桌上那枝红梅,便拿起道,“折梅逢驿使,赠与心上人。孑然无所有,聊赠此一生。”

江澄忍不住勾起了嘴角,笑道:“君心似我心,不负相思意。穷尽此一生,但为逢故人。”

他终是等到那人带着一颗真心来到他面前,说着愿为他留下。

【END】

小剧场:

金子轩:我和我家厌离都还没成亲你们就成了,气死个人。

——————

诗句有的是改的原句,有的是随手编的。

文中背景是古代江湖,私设所有人都有幸福的家庭和人生。

只希望他们能有最好的。

晚吟,生辰快乐。


 @这里烟染多多指教 交给你啦!

我吹爆这位太太呜呜呜!

他们太好了呜呜呜。

北邺:

澄哥,魏哥

生辰圆你们一个梦

一个和家人在一起的梦

生日快乐

永远的云梦双杰

永远的莲花坞


(澄哥和魏哥生日靠的近,就给他们一起过了,其实后面几张按原计划是彩图的,但时间和作业不允许。)

一份用于搭建世界观的问卷

码起来!要用的!!

蔷薇梦姿:

  事实上我认为这份问卷更适合设定西幻星际科幻一类的,或者干脆自己创造一种类型,但是比较需要脑洞。




  希望能帮到您。




  1.关于这个这个世界,背景是什么?原因,过程及现在的时间线?




  2.能否列一份编年史出来?




  3.这个世界的生物种类?人种?动植物有无思想?




  4.这个世界的历史?如果没有历史,那么这个世界则刚刚开始,是否还有很多没有被探索的大陆,动植物,物种,甚至是法则等?




  5.国家分布?大陆分布?能不能画一张图把大陆分布画出来?




  6.每个国家大陆的地理位置,气候,及风俗人种?有没有什么特有的生物?




  7.整个世界的势力分布?宗教信仰?




  8.是否只存在这一个『世界』?有没有其它的『平行世界』?




  9.关于这个世界,你能否给几个关键词概括?




  10.在这个世界中,创造一些具有代表性的人,并赋予他们一些使命。




  11.能否试着创造出一个独一无二的设定,并融入到这个世界里?




  12.这个世界,有无所谓『上帝』?或者一些主宰这个世界的人?




  13.有无魔法?或者是其它的异能一类的东西?如果有,来源是什么?




  14.这个世界的审美观?人物的长相?(例如人眼睛颜色多样,皮肤颜色多样,长角等。)




  15.这个世界有什么奇特的景观吗?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16.这是你创造的世界。现在,可以开始写下故事了






文手炫技15题

啊想写!!等我全科及格了我就写!!

【不及格警告.jpg】

你的铃堡:

转载到Lofter之外请告知。


1 选一首大众耳熟能详,以至于非常俗气的歌曲。将这首歌用在一个与它本身氛围完全相反的场景中。试着减少违和感与出戏感,或利用它们为你笔下的场景提供戏剧冲突。


2 在十秒之内,想出一个内容普通,不超过10个字的陈述句。把这个句子当做你要写的故事/片段的结尾,请围绕它在你的故事/片段中制造让人眼前一亮的转折。


3 通过一个人物的视角,在不过度使用形容词的情况下,描写一样让人垂涎的美食。


4 把一个普通场景描写得极具情色氛围。文中不可出现敏感词和明显影射。


5 从某个事件的半途切入,试着用文字的张力让读者对这个片段充满疑惑的同时真正被它吸引。直到最后也不要给读者提供理解情节所需的信息。


6 写一个片段,在其中加入至少一个会让所有读者产生共鸣,但鲜少被用在文学作品中的生活细节。


7 你正在连载一篇原创故事,有一位读者针对你故事里的人物和剧情写了有意思的长评。请和他/她讨论一下你的故事。讨论内容需要涉及答疑,肯定/否定对方的猜测,对人物和情节的分析,以及一点剧透。


8 你的原创故事被制作成了电视剧/动画。摘录“有点不满的原作党编写的百度百科词条”的一部分,让人对你的故事产生兴趣的同时粗略了解这部作品被改编后有哪些变化。


9 写一篇简短的新闻报道。符合新闻体裁与正常逻辑的同时,试着让人怀疑报道的事件后面隐藏着更大的阴谋。


10 选择一项你不了解的竞技运动/游戏,在不查询相关信息的情况下描写一场这样的竞技。试着让你的文字显得胸有成竹。


11 用第二人称写一个恐怖故事/片段,试着充分利用第二人称的写作方式营造特殊的惊悚气氛。


12 从时间顺序,事情发展顺序,空间顺序或逻辑顺序中任选两样,描写同一个事件。注意表现它们的区别。


13 任意写一个叙事与描写并重的片段,试着在情节不出现转折的情况下,让文字营造的氛围发生180度的转变。


14 用优美华丽的语言描写丑陋邪恶的场景。或者反之,用让人不适的语言描写美好的事物。


15 围绕着全然不符合科学,逻辑或常理的主题写一个故事/片段,并试着让读者完全忽视,或者无法察觉主题本身的荒谬。

江澄生贺羡澄羡24h岁岁余澄

忘记转发了_(:з」∠)_

晴空箬苡:

是一个自己几个人组织的一次生贺活动。
24h活动相信都熟悉pa
这次一共24个人,
希望大家不要嫌弃。
活动形式:11.5号0点-24点,每小时有文或者图或者手工发布,绝大多数都是甜文,而且cp限定为羡澄或者澄羡,请大家期待!
活动tag:所有的文都会打上岁岁余澄这个tag
策划:粽子(我)


0:00【文手】  @执存妄念
1:00【手工】  @语诺
2:00【文手】  @蓝灵字紫川
3:00【文手】  @一语澄澈
4:00【文手】  @白银信念
5:00【文手】  @将回
6:00【文手】  @月影鹿云
7:00【文手】  @新空兰天
8:00【文手】  @枍桁/云中一梦君
9:00【画手】  @今天你画画了么?
10:00【文手】  @月亮的光是借来的
11:00【文手】  @眷蕴含
12:00【文手】  @踏霜回
13:00【文手】  @故怜
14:00【文手】  @南离
15:00【文手】  @空山新雨后
16:00【文手】  @三晨
17:00【画手】  @这里烟染多多指教
18:00【文手】  @理综不上两百不改名
19:00【文手】  @蓝灵字紫川
20:00【文手】 我自己
21:00【文手】  @绿猗
22:00【画手】  @赫连玥
23:00【文手】  @安知倾(月考不回前十五不改名)
24:00【文手】  @玉浮生_高甜文手


请期待!

太真实了hhhhhhhhh

我一般是:我怎么又在玩手机???

然后:………就一会,马上就去干正事

过了一会:……哎呀时间不够了,那算了,直接玩吧

我怕是条咸鱼了。

七华夜:

登登登Dn:

梦想

一个关于竹鼠的段子

推文!

不是羡澄是忘羡请慎入!

玉浮生_高甜文手:

*百年难得写一次忘羡,主要是这个脑洞不太好搞啊就很尴尬。我粉丝别点了尴尬。
*在tag看到的话,段子看了点个红心就得了……不要关注我。
*我这脑洞tm有毒……


——————————
  “跟我来看看。”
  蓝启仁对着相机说完转身走进了棚子里,摄影师跟在身后。
  “就这只黑的!上次翻墙逃出去,被我抓回来了。后来和这只白色的打架,看样子是受了内伤,活不久了,不如做成叫花鼠。”


  魏无羡正在睡午觉。
  突然感觉身上一重,他睁开眼就看到和他同居的一只白竹鼠,压在他身上。
  “蓝湛你干嘛啊。”
  “别动。”
  “你好沉的!下去!”
  “不行。”
  突然他俩头顶出现一片阴影。魏无羡内心突然冒出两个大字——卧槽。


  “这只白的是我从小养的,特别听话。”
  蓝启仁一边说一边想把白竹鼠拎到一边,突然发现这只竹鼠紧紧地扒着那只黑的不放。


  “……松爪子!”
  蓝湛紧紧抓着魏无羡。
  “让开!”
  还抓着。


  “……”
  蓝启仁咬牙切齿就是舍不得下手。


  “不录了!今天不吃了!”
    他一甩袖子愤然离去。

【羡澄】我曾踽踽独行(短诗)

前两天随便写的,突然发现很适合羡澄。

———————

我曾踽踽独行


直至我遇见了你


你笑着闹着


带我离开了狭隘的天地


后来


你走了


我拾起曾经抛下的东西


继续走下去


我仍踽踽独行

给cp接文以免她被打。 @玉浮生_高甜文手 

将金凌送回金麟台,江澄独自一人回了云梦。

一个人而已,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然而才踏入自己房间,便被蹦出来的人吓了一跳,险些便要抽出紫电来,却在看清眼前人时顿住。

正是不知去了哪里的魏无羡。

“魏无羡,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言语尚未出口,魏无羡便抢先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江澄彻彻底底愣在了原地。

“我等了你很久。你怎么才回来?”魏无羡故作轻松笑道。

江澄沉默了片刻,“……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

“怎么会?”魏无羡松开江澄,眉眼间去了往日的轻浮,却是暖意满盈。

“江澄,欢迎回来。”

玉浮生_高甜文手:

江澄和魏无羡走在桥上,魏无羡不小心掉进了河里。
一个老头从河里缓缓露出头来,“我是河神,请问你掉的是这个人呢,还是这个人呢。”
他左手右手各拎着一个魏无羡,衣着相貌皆是一样。
于是江澄让金凌带来了仙子。
一个魏无羡逃到了蓝湛身后,一个魏无羡自己跑了个没影儿。
江澄对着河神说:“都不是我掉的。”
“这样啊……那就没有了。”
河神摇摇头,接着下落回到了水里。
“舅舅……我们”金凌开口刚想问话,却见江澄一甩衣袍,转身离开了。


都不是我的魏无羡。
不要也罢。


————————————
对不起我又发刀了。
只是个小段子。
我早晚会发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