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晨

羡澄是我最喜欢的cp!我爱它一辈子!
(真的不是因为羡澄好写吗x)

给cp接文以免她被打。 @玉浮生_高甜文手 

将金凌送回金麟台,江澄独自一人回了云梦。

一个人而已,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然而才踏入自己房间,便被蹦出来的人吓了一跳,险些便要抽出紫电来,却在看清眼前人时顿住。

正是不知去了哪里的魏无羡。

“魏无羡,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言语尚未出口,魏无羡便抢先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江澄彻彻底底愣在了原地。

“我等了你很久。你怎么才回来?”魏无羡故作轻松笑道。

江澄沉默了片刻,“……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

“怎么会?”魏无羡松开江澄,眉眼间去了往日的轻浮,却是暖意满盈。

“江澄,欢迎回来。”

玉浮生_高甜文手:

江澄和魏无羡走在桥上,魏无羡不小心掉进了河里。
一个老头从河里缓缓露出头来,“我是河神,请问你掉的是这个人呢,还是这个人呢。”
他左手右手各拎着一个魏无羡,衣着相貌皆是一样。
于是江澄让金凌带来了仙子。
一个魏无羡逃到了蓝湛身后,一个魏无羡自己跑了个没影儿。
江澄对着河神说:“都不是我掉的。”
“这样啊……那就没有了。”
河神摇摇头,接着下落回到了水里。
“舅舅……我们”金凌开口刚想问话,却见江澄一甩衣袍,转身离开了。


都不是我的魏无羡。
不要也罢。


————————————
对不起我又发刀了。
只是个小段子。
我早晚会发糖的。

【羡澄】嗜辣(END)

cp羡澄!羡澄!羡澄!
其实是比较模糊的感情吧……不写出来羡澄说不定还能被当成友情向呢……
其实攻受无差,然而我习惯这么写………
日常心疼一波江澄qwq
虽然我吃羡澄!但我也是舅妈!不接受反驳!
emmmm………
很短的小短篇……突然的脑洞。
em日常语言逻辑不通,见谅。
————————
魏无羡嗜辣,熟悉他的人皆知。
对此事体会最深刻的自然是江澄。
他已经记不清多少次被魏无羡连哄带骗吃下了一碗碗看起来就让人害怕的深红色的食物。
每次都以他满莲花坞追杀始作俑者为告终。
魏无羡的口味可以说是云梦人氏中最重的了,江澄始终想不明白到底是云梦的口味影响了魏无羡,还是魏无羡无师自通天生嗜辣。
被坑骗多次后他也学聪明许多,每次对于他的好师兄带回来的食物都敬谢不敏。
魏无羡对此似是略有失落,只是江澄早已暗暗发誓,绝不再碰这些辣得人怀疑人生的玩意。

结束了对门外修炼鬼道之人的审讯,吩咐好后面的事,江澄径直走向灶屋。
新年将至,大多下人都已回老家去过年了。然而江澄仍处于忙碌中,甚至没有时间停下来哪怕煮一碗面。昨日刚刚回去的管家走前再三叮嘱过他定要吃饭,江澄只得重新用到了自己将近十年不用的厨艺。

锅中食物幽幽散发香气,火候精准,使人闻之视之便不由得食指大动。
娴熟地拿出两只碗,将所做之食一分为二,江澄伸手拿过放得有些偏远的调料瓶,将整整半瓶辣椒倒入其中一碗。
“魏……”
正要张口招呼时,却忽然愣住。
手中散发着热气的碗似是更为烫手了,江澄静默了片刻,鬼使神差地放下了颜色清淡的那一碗。

就近坐在灶屋中的木凳上,江澄就着有些破旧的木桌,挑起被辣椒染得通红的面条,张口咬下。
辛辣到有些发涩的味道从舌尖瞬间蔓延到身上每个感知之处,口中几乎下意识就要吐出那一口难吃的面条,眼角也泪汪汪的。
……魏无羡果然味觉奇特。
江澄用了很大的力气咽下了这一口面条,眨了几下眼睛,直至眼角湿意消失不见。
对着这么一碗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到底是怎么吃下去的……江澄心道,手中动作却不停,又夹起些面条送入口中。
舌头适应之后,那些让人难以忍受的味道便渐渐显得不是那么差劲了,甚至品尝间,还会觉得有些美味。
魏无羡的味觉就是这么练出来的吗……江澄想着,微微扬起头,却是莫名的有些想笑。
最后,他还是没有笑出来,只是一口一口地,慢慢地吃完了那碗面。

只是,还是没能忍住辣出的泪水啊。
江澄自我催眠一般想着。

emmmmmm累得慌。

超级感谢!

卿楉: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偷偷宣传x

嗯……各位去看看我在b站的视频呗qwq
东风志翻唱qwq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6842136

【大穹】(又一个预告)

诶文本没了???

再发一次………

我要爬墙了……

大穹也很好吃的样子诶qwq

然而我还欠着一篇双大x

先开个预告,前大x芜穹

标题看出攻受。

【预告】一个双大的预告x

重点:现大攻x前大受

除了在床上的时候前大都透着总攻气息x
除了在床上的时候现大都带着迷之逗比x

大概是这么一个设定,剧情没想好(。
大概走原著向……我是不是应该再看一遍漫画???

有人要看吗(怯怯的)

【高校星歌剧】我男神其实是个总攻

与全世界作对站悠all的产物……
因为不是真剧情什么的,只是一篇“迷妹的力量”……
所以就算不站悠all也能愉快的看下去w

聊天体。绫薙学园内初中部几位女同学的群聊w
如果全部ok,那么……⬇️⬇️⬇️


http://t.cn/RdqdNo3

好像链接打不开?那走评论区w

去试了一下,感觉不算特别准吧……emmmmmm我的文章,怎么说呢,写的时候会去追求无意义的华丽文字(而且即使追求了也不一定能做到),有时候反而忽略写作最重要的东西。华丽的文字并不一定能让人感到舒适,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那些鲜活的情感和气息本应是极其重要的,却常常被我遗忘。或者说注意了但做不到。
今后会尽量将对文字华丽度的重视程度降低,多去关注对故事情节的打磨,对人物性格的刻画,以及对整篇文章应该呈现出来的风格和气息的磨砺。
总之,今后也请多多关照啦。

【50fo点梗】(羡澄)迷途(下)

cp羡澄慎入。
米娜桑好久不见w我中考完回来啦w
先把这个点梗填了吧emmmmmm
这个下篇是轮回转世之后,带着转世找澄的羡和现代澄(再)青梅竹马长大然后谈恋爱,在现代世界寿终正寝之后回原世界x
答应你们的甜甜甜甜甜(咳)
不太会写现代paro 多担待
—————————
“我喜欢你。”
朝夕相对的竹马突如其来的表白让江澄愣在原地,半晌只憋出来一句,“你别开玩笑。”
“我没和你开玩笑。”魏无羡向前踏了一步,向来微微含笑的脸上没了笑容,显得他格外认真,“三年前,我就喜欢你了。”
江澄不由得后退了几步,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魏无羡:“你……你是那个……?”
“不算。”魏无羡拦住江澄避免他摔下台阶,“我不喜欢男人。”
江澄刚要松口气,却听魏无羡轻飘飘接上了下半句。
“但我只喜欢你。”
江澄这下是真的手足无措起来,尽管平时是骄傲又凌厉的少年,此时却也无法保持素来的冷静。
平时与江澄表白的人不少,尽管其中大半都被魏无羡挡下,仍有不少人前仆后继向江澄表白心迹,高中那会,江澄几乎承包了同年级里一半女生的芳心。至于另一半,自然被魏无羡揽走了。
只是高中三年,这两块备受瞩目的香饽饽却并未被谁给一举攻下,整整保持了三年单身狗状态。
魏无羡是因为对江澄的心意致使他洁身自好,江澄则是一心扑在学习和运动上,对那些男男女女的好意毫无想法。
今日本是江澄的成年日,而魏无羡早在三个月前便迈过十八岁大关。再过十几日便是他们进入大学的日子,江澄原本满心期待,却被魏无羡猝不及防的表白惊住。
“你……我……”江澄难得陷入混乱之中,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只能微微皱眉看着魏无羡。
不知不觉间,原本总是无忧无虑笑着的风流少年竟也褪去了流于表面的年少轻狂以及桀骜不羁。这样的魏无羡似乎极为陌生,又隐隐间令他感到一丝了然。似乎魏无羡本就该是如此。
可靠,沉稳,俊朗,高大。
就像是,突然之间就变得成熟了。
原本只有诧异和不安的心情中,突兀地生出一丝莫名的悸动。
除去因过于熟悉而遮蔽了双眼对对方感知的薄纱,才发现魏无羡身上吸引人的部分。那不是什么发小情谊可以糊弄过去的感情,而是江澄不敢深想和承认的,复杂又特殊的心情。
那是喜欢吗?
江澄自己也不清楚。
但一起长大十几年,他早已习惯了魏无羡的存在。无论以何种身份与自己一起,魏无羡都是重要的,特殊的存在。
至少现在,他……还不想因为任何事与这个人分开。
这是否是已经超出友情的感情?
这样沉思着,江澄无意识地说了出来。
魏无羡微微含了笑,隐隐有了几分少年之气:“要验证一下吗?”
“验证什么?”下意识地,江澄反问回去。
然而下一秒他就后悔了。
魏无羡那张吸引了无数人的好看的脸在眼前放大,恍惚间唇上落下温热的触感。
江澄瞬间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本能地抗拒着,身体却因魏无羡唇舌的深入骤然有些发软。后背一震,他被魏无羡径直推到了墙上,双腿间是魏无羡强挤进来的膝盖。
“唔……魏无羡你……”江澄有些想骂人,那些词汇却在舌尖打了个转后被咽回肚中。
纵然在此时此刻被要好的竹马强吻,也抵不过江澄对于自己心跳加速的丝缕恐慌。他清楚地感觉到这种不正常的心跳并不只是因为这个吻,更多的是因为他眼前的这个人。
这个曾是他重要的朋友,如今却让他生出复杂感情的人。
只是因为眼前是他,江澄就已经失去了冷静。

这个漫长的吻结束的时候,两个人都有些缺氧地喘着气。江澄瞥了一眼魏无羡,言语中略带讽意:“不错啊,技术娴熟。估计和不少人练过了吧?”
“无师自通。”魏无羡勾起嘴角,模样很有些欠揍,看得江澄有些窝火。
“不过,”魏无羡话锋一转,“你这是在吃醋吗?澄澄?”
“滚。”
“哈哈哈哈哈哈哈!”魏无羡见江澄气成河豚的样子几乎笑出眼泪。江澄这么别扭的一个人,偏偏在一些奇怪的地方直率得让人想笑。
江澄见他大笑,板着的脸也渐渐地板不住了,随着魏无羡一同笑出了声。
一时间楼梯间中只余二人笑声。

魏无羡收了笑,抹去眼角笑出的泪,正色道:“那,江澄,我可以认为你接受了我的告白吗?”
“……”江澄沉默了很久,一直到魏无羡几乎以为他要开口拒绝了,他却忽然勾起嘴角笑了一下。
那是一个很令人惊艳的笑容。
“好啊。”
“我接受。”

这天晚上他们久违地睡在了同一张床上,没有做其他的什么,只是静静地并肩躺着,在寂静的夜中感受着沉浸在温暖中而加速的心跳。
像是在弥补他们曾错过的时光。

次日清晨。
江澄醒来时,有一瞬的恍惚。两种完全不同的记忆交互错杂,让他头痛欲裂。
熟悉的场景有些混乱地在眼前争先恐后出现,有莲花坞中的种种往事,亦有幸福温馨的三口之家,以及与魏无羡不同性质的纠葛。
完全清醒过来时,江城终于将自己的记忆整理完毕,也因此而身体僵硬。
魏无羡。
将这个名字默念几遍,江澄心中生出一丝复杂。
他们的关系原本就混乱不已,此时竟还成了……
他身旁的魏无羡幽幽转醒,正要伸手去抱住江澄,却被下意识推开。
魏无羡瞬间敛了睡意,坐起身去看江澄,见他神色复杂地看着自己,骤然意识到了什么。
“你……想起来了?”
“!”江澄骤然一惊,揪住魏无羡的衣领,一字一顿,“你早记得。”
“也不算……”魏无羡想了想道,“三个月前,就我成年的第二天,我就都想起来了。”
说起来,他也正是因为担心江澄也会在成年后恢复记忆,从此对他有了距离感才提前告白的。
心意被接受的喜悦让他把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索性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三个月前?”江澄皱眉,“你昨天……对我告白,是因为你恢复了记忆?”
“那倒不是。”魏无羡解释道,“高一的时候我还没恢复记忆,那个时候我就已经意识到我喜欢上你了。所以我高中三年都没有对象。”
想了想,魏无羡又补充:“当然我前世也喜欢你。”
这样一讲,两辈子的感情倒是重合了。
要是这辈子恢复记忆前没喜欢上江澄……
魏无羡都不敢去想这种可能性。
江澄略微松了口气,心情极度复杂。令他始料未及的是魏无羡的感情,然而也正是这感情叫他放下了心。
这十几年平和而美好的相处,江澄对魏无羡的感情也早已经不简单了,两个人昨日才刚刚心意相通,纵然今日恢复记忆,这份感情也不会因此而消失。
虽说变得更加复杂了。
“那,江澄……你现在还愿意……”魏无羡有些迟疑,说到一半甚至有些不敢说下去。
“不然呢。”江澄瞪他一眼,“拜你所赐,如今我成了断袖,你还想不认账不成?”
这一次,魏无羡才真正放下心来,他露出了一个真正的,属于曾经的少年魏无羡的笑容。
“放心吧。我这辈子就是你的了。”

两人大学毕业后直接向家里出了柜,同时坦白了两人的关系。魏家倒是接受良好,江家却略有些难以接受。养了十几年的儿子说弯就弯,他们真是被吓了一跳。好在此时的社会风气对于同性恋已无歧视,江家在纠结了一段时间后也只能无奈地接受现实。
数十年后二人寿终正寝,在床上紧握着手同时闭上了双眼。
再睁开时,眼前已是他们熟悉的景色。

这是他们曾生活了二三十年的世界,时间上却与他们离开时有所不同。
这个时候,莲花坞还是那个未被温家践踏过的莲花坞,他们本以为无缘再见的亲人尚且健在。
尚有些稚嫩的江厌离有些发愣地看着醒来后看着自己发呆许久后突然嚎啕大哭的二人,虽不知发生什么事,还是上前安慰起来。
魏无羡费了好大力气才止住眼泪。一睁开眼就看到端着莲藕排骨汤的师姐,天知道他废了多大力气才按捺住自己扑上去抱住师姐的心情。
他没想到在那个世界死后竟还能回来,甚至能在一切都可以挽回的时间点醒来,再次见到早已身死的师姐。
江澄也同样没有想到。他平时比起魏无羡要内敛一些,此时却完全止不住掉下的泪水。
“姐……”
“师姐……”
两人同时出声,对视一眼后,魏无羡道,“我和江澄……想见一见江叔叔和虞夫人。”

这一次,一切都来得及。
魏无羡握紧了江澄的手。
那些事情,不会再重演了。
一切都还来得及。
他们错过的人,错过的时光。
如今都能一一补上。
Fin.
————————
有人想看这个短篇的番外吗(。